• <acronym id="1x6ut"></acronym>
    <acronym id="1x6ut"><strong id="1x6ut"><xmp id="1x6ut"></xmp></strong></acronym>

      <p id="1x6ut"></p>

      歷史沿革

      日期: 2019-06-05 09:37:00
      來源: 十堰日報

        十堰市為湖北省省轄市,十堰地名始于明朝。明成化二十年(1484年),薛剛纂修《湖廣圖經志》載有:“ 十堰,在縣(今鄖陽區)南,因溪筑十堰,以灌田。” 這是關于十堰地名的最早記載。

        十堰地域是我國古代人類的發祥地之一 。20 世紀八十年代末,國家考古學者在鄖縣青曲鎮的曲遠河學堂梁子上發掘出了古人類顱骨化石,被國際古人類學者認定為直立人,并命名為“鄖縣人”,距今100多萬年。證明十堰地域為古人類的起源地,改變了人類起源的一元說。

        五帝時期:堯子、丹朱分封于房縣,十堰成為我國古代史上最早的封國。大禹時代:十堰地域分屬古梁州和豫州。夏朝:十堰地域分屬梁州和豫州,今鄖陽區、鄖西縣、房縣、竹山縣、竹溪縣等地域屬梁州,丹江口屬豫州。商朝:十堰是古代方國的領地,先后有庸、彭、微等封國和部落方國在此生存。西周:十堰仍為古方國并存地,有庸、微、麇、钖、絞、均等國。春秋時期:公元前611年前后,楚國北略,滅庸、麇后,在庸地設漢中郡,在庸都設上庸縣,十堰地域屬楚。戰國時期:十堰初屬楚國之上庸六縣(上庸、房陵、钖、長利、武當、武陵);公元前312年秦張儀取上庸后,十堰屬秦;公元前304年,秦昭王將上庸地還于楚;公元前296年楚懷王死于秦后,十堰終屬秦。

        秦朝:統一全國后實行郡縣制,十堰分屬漢中郡和南陽郡。漢朝:西漢漢武帝劃分全國為十三刺史部州,置刺史,十堰分屬益州刺史部漢中郡和荊州刺史部之南陽郡管轄;東漢末年,十堰境有上庸郡、新城郡,以及上庸郡之上庸縣、武陵縣,新城郡之房陵縣,西城郡之钖縣,南陽郡之武當縣。三國時期:十堰地域屬曹魏之荊州,境域有兩郡八縣。兩晉時期:十堰區域建置有二郡十一縣。南北朝時期:十堰地區分屬各朝州郡管轄。隋朝:建置為州、縣二級制,煬帝時廢州為郡,以郡統縣,十堰地域分屬西城、房陵、上洛和淅陽四郡。唐朝:貞觀年間劃分全國為十道,十堰為山南道所轄;唐地方為州、縣二級制,十堰地區分屬山南道之房州、均州、商州所轄。五代十國時期:十堰地區建置基本上承唐代,十堰有房州、均州領房陵、竹山、上庸、永清,鄖鄉、武當諸縣,上津縣仍為商州所轄。宋朝:北宋將全國劃分為十五路,南宋劃分為十六路,宋行政區劃分路、州、縣三級制,十堰分屬京西路南路和陜西路永興軍路。元朝:實行行省制度,實行省、府、州、縣四級行政建制,十堰分屬河南江北等處行省和陜西行省管轄。明朝:洪武九年(1376年),改行省為承宣布政使司,十堰屬湖廣承宣布政使司襄陽府所轄;明成化十二年(1476年),設立鄖陽府,府治鄖縣,十堰屬湖廣行省下荊南道管理。清朝:改明朝湖廣為湖北、湖南兩省,十堰地區仍為鄖陽府,屬湖北承宣布政使司所轄。

        民國時期:湖北省劃為11個行政督察區,鄖陽隸屬第八行政督察區。

        1949年5月,十堰全境解放后,設立兩鄖專署,歸屬陜南公署(今陜西省)管轄。1950年2月劃回湖北省,兩鄖專署改為鄖陽專員公署。1952年12月,襄陽、鄖陽專署合并。1965年,分設襄陽、鄖陽兩專署,鄖陽專署轄鄖縣、竹山、竹溪、鄖西、房縣、均縣等6縣。1967年,中央決定在十堰建設我國第二汽車制造廠,先后劃出鄖縣(現鄖陽區)的十堰區、黃龍區及茶店區的茅坪公社,成立十堰辦事處,隸屬鄖陽地區管轄。1969年撤銷十堰辦事處,在境內設置十堰市,由鄖陽專署領導。1973年2月,十堰市升格為地級市,為湖北省直轄。1994年10月,鄖陽地區和十堰市合并,仍稱十堰市,轄丹江口市、鄖陽區(原鄖縣)、鄖西縣、竹山縣、竹溪縣、房縣及張灣區、茅箭區至今。 十堰又稱車城。車城十堰的出現完全是由于1960年代第二汽車制造廠選廠址于此,在二汽定址之前,只有十堰鎮,沒有十堰市。從某種意義上講,是二汽成就了十堰。每年上百億元的產值,二十幾萬的職工和家屬,令二汽--今天的東風汽車公司成為十堰市舉足輕重的力量。

        1990年代初公布的一份中國步入小康水平城市的列表中,十堰市是湖北省唯一入表的城市。一個大型國有企業的存在,初期天南海北幾萬外來人口的涌入,使得十堰市成為一個典型的移民城市。十堰地處湖北、河南、陜西三省交界地帶,本地話最接近河南南陽話。但是在十堰,帶有外地口音的普通話不會受到歧視,反而是說本地話或者是帶有本地口音的普通話,會被人們認作鄉下人。走出大山后,常被誤認為是北京人或者東北人,幾乎沒有人會把他們與湖北聯系起來。從生活的舒適度來看,如果要求不是太高,十堰市可以算得上是一個滋潤的“世外桃源”。四季分明,有山有水,而且它是秦嶺淮河以南城市中少有的冬天有暖氣的城市。

        

        二汽與十堰:一個企業帶動一座城市

        對于79歲的二汽老職工楊廷新來說,1968年如此值得記憶--他來到地處鄂西北的貧瘠小山溝十堰,加入如火如荼的建設行列。

        這一年,距離毛澤東主席提出二汽建設的構想,過去了16年。

        如今,二汽已成長為枝繁葉茂的東風汽車集團,但十堰人還是習慣叫它原來的名字。“在全國三線大型企業建設中,最為成功的就是攀枝花鋼鐵公司和第二汽車廠兩家。”曾任三線建設指揮部副指揮長、四川省省長的魯大東評價。

        作為東風汽車的發祥地,十堰也從一個只有百多戶居民的山區小鎮,成為一座為汽車而生的城市。在這座大山環繞的城市里,有10余萬人和汽車結下了不解之緣,其中許多人已是“汽車世家”。?

        荒寂小鎮涌入建設大軍

        上世紀60年代的十堰,只是中國無數深山小鎮中的一個,行政上隸屬湖北省鄖陽地區的鄖縣(現鄖陽區)。北有武當山,南有神農架,俗稱“九山、半水,半分田”,意思是說壘起整整十道堰才能開出地來種。

        一個比較形象的說法是,只有一間打鐵店,叮叮當當的打鐵聲就足以傳遍整個小鎮--這就是十堰全部的工業基礎。在這樣的環境下,不要說建設一個現代化的汽車制造廠,即便是職工的基本生活,都會遭遇意想不到的困難。

        1968年5月的一個晚上,楊廷新和十幾位戰友從武昌站坐車,一路顛簸。次日早上趕到的楊廷新發現,附近的村子基本上沒有磚房,到處都是土房子和草棚子。唯一的砂石公路坑坑洼洼橫貫東西,據說是抗戰期間李宗仁下令修建的,連接著湖北老河口和陜西白河縣。

        “建廠的地方沒有任何建筑物,就用麥稈、稻稈臨時搭建,這種房子冬天冷,夏天熱。”楊廷新說。

        籌備建廠時,沒有自來水,也沒有電。職工來這里不能帶家屬,夫妻來支援的,也只能分別住集體宿舍。新婚夫婦也不例外--打報告申請一個大設備箱,外面糊上報紙,裝個門,貼個“喜”字,里面放床、桌子和椅子,就算新房了。每個月領著幾十元的工資,逢年過節時要想買點東西,就得去鄖縣縣城。

        剛開始時,沒有地方住,很多人就住老鄉的豬圈旁,住蘆蓆棚,住“干打壘”。當地老鄉有為家里老人提前預備壽材的習慣,建設者們經常睡在棺材旁邊好幾個月。碰到漏雨時,有人干脆睡在棺材里。

        沒蔬菜吃,只能在山坡上種點苞米。最初一兩年,連咸菜都是開車從武漢、襄樊等地運過來,偶爾拉點蔬菜,吃不了兩天就沒有了。

        因為是山區,一下大雨就發大水,滿眼都是黃泥。那時候,附近還經常有狼、豹子出沒。

        楊廷新到達十堰時,已有不少人在此籌備。大批技術人員、管理干部涌入這個偏僻的山區,寂靜的小山溝一下子熱鬧起來,大山里隨處可見人們穿梭的身影。

        在數萬建設大軍中,最大的支持者是一汽。一汽將全廠1/3的干部、技術骨干無條件支援二汽,這些人成了二汽建設的骨干。踴躍報名的盛況是當年一汽的一大景觀,因為人數太多,許多人通過抽簽的辦法被選中。

        1957年從長春汽車拖拉機學院畢業進入一汽的馬克定對妻子說:“在一汽干了十年,再用十年到湖北建個二汽吧。”夫婦將一歲的女兒送回江蘇南通老母親身邊,帶著簡單的家什,千里迢迢來這里。

        艱難的拉設備“會戰”

        楊廷新清楚記得,1969年10月,在現在張灣青年廣場的位置,廠里面召開了大會,宣布開始動工。他加入新成立的二汽汽車運輸團,擔任一車隊的指導員和黨支部書記,投入一場“拉設備會戰”中。

        “定點后,開始找位置,確定總廠的位置、分廠的位置,確定總裝廠和發動機廠的位置。然后開始建廠房。那時喜歡用‘會戰’這個詞,‘建廠房會戰’、‘拉設備會戰’。”

        工作條件十分艱苦。楊廷新和同事們不分晝夜地運送物資和設備,由于不通火車,最初的物資和設備基本上都從漢江邊靠人拉肩扛運過來。工地與碼頭之間一來一去就是30公里,山路崎嶇。

        當時住在“干打壘”房子里,機器設備一震動,墻體就出現裂縫,危及安全。但全廠所有的生產車間和辦公、住房,甚至連河上的橋也要“干打壘”。

        楊廷新回憶,當時有一些規定,比如不許蓋紅磚房,不能用自來水沖廁所。他如今住的紅磚房,是在1972年建的老房子,在當時是這里的第一棟紅磚房。

        1969年,二汽突然接到任務要求在次年“五一”產出100輛車,“十一”產出500輛車。經過探討爭論,最后降為100輛。1970年10月1日,這些手工生產出來的車要在武漢參加建國21周年慶祝游行,因為是拼湊起來的車,對質量誰也沒信心。于是二汽派了幾十名工人躲在主席臺后面,隨時準備緊急搶修。

        到1972年,2年多的時間里,二汽共生產了不到200輛車,但是質量極差。人們當時這樣調侃這批車:“看起來齜牙咧嘴,走起來搖頭擺尾,停下來漏油漏水。”

        

        “兩下三上”重新集結

        1972年3月17日,中國汽車工業的靈魂人物饒斌提出,“生產準備工作要以調試為中心,保質量、上能力、打基礎。”他成功地領導建成一汽和二汽,是中國汽車工業的創始人。

        面對這種局面,饒斌以他獨有的感召力,重新凝聚了隊伍。一些不能用的廠房推倒重來,汽車上不合理的設計被一項項改進。隨后,陳祖濤等主要領導和工程技術人員也逐步歸隊,二汽漸漸恢復正常的建設秩序。

        1975年10月,饒斌親自開著第一輛2.5噸東風卡車駛下生產線。1978年,第二個基本車型5噸載重車投產。至此,二汽的建設開始粗具規模,開始大批量生產,完成了初期的艱苦創業階段。1969年成為二汽官方的建廠年。

        事實上,在1969年正式開工之前,二汽建設項目經歷了“兩下三上”的波折。建設二汽的構想最早萌發于1952年年底。當時,中國國民經濟處在恢復期。在朝鮮戰場,由于美軍的轟炸,志愿軍的汽車損失很大,前方急需的給養、物資運不上去,彭德懷急得直接給毛澤東發電報要汽車。

        1953年1月,一機部汽車局上報了《第二汽車廠建設說明書》,當時的設想是仿制2.5噸的嘎斯51,年產量定在10萬輛以上。1954年4月,時任湖北省委第一副書記的劉西堯調任籌備處主任,二汽第一次上馬緊鑼密鼓開始了。

        二汽的廠址選在武漢的青山,就是后來的武鋼的廠址。但因為和武鋼的選址沖突,又將廠址移往武昌的東湖一帶。到了1955年,出于對戰爭威脅的考慮,國家建委和一機部汽車局提出,在武漢建設這么多項目,不利于防空。

        很快,中央取消了二汽放在武漢的決定,放到四川去了。1956年1月,初步將二汽的廠址定在成都郊區的牛市口、保和場一帶。到1957年3月,因為國內經濟上實在難以承受,汽車局宣布二汽下馬。

        第二個五年計劃期間,1958年6月,中央第二次提出建設二汽。李富春副總理指示:“長江流域就湖南沒有大工廠,二汽就建在湖南吧。”并仿照前蘇聯做法,把汽車廠起名為“毛澤東汽車廠”。隨后,一機部汽車局開始組織選址,當時還在一汽工作的陳祖濤被調來,參加選址小組。1960年,就在選定廠址,各項籌備工作開始運轉的時候,突然宣布,二汽不建了。就這樣,二汽第二次下馬,第一任總工程師陳祖濤又回到長春。

        決定性的第三次上馬

        第三次上馬在5年之后。此時國民經濟逐步好轉,二汽的建設再次提上議事日程。

        此時,剛剛經歷三年自然災害的中國,又面臨著嚴峻的周邊局勢--隨著中蘇兩國的關系急劇惡化,蘇聯在我國北部邊境陳兵百萬;印度在中印邊境挑起事端,直接導致中印軍事沖突……

        由于地理和歷史的原因,當時中國70%的工業分布于東北和沿海地區,這種工業布局顯得非常脆弱。東北的重工業完全處于蘇聯的轟炸機和中短程導彈的射程之內;而在沿海地區,以上海為中心的華東工業區則完全暴露在美國航空母艦的攻擊范圍。一旦戰爭打響,中國的工業將很快陷入癱瘓。

        1964年,毛澤東提出三線建設。我國領導人不得不考慮,一旦戰爭打起來,中國必須要有可靠的戰略后方和堅強有力的軍需后勤保障,為此,中央不惜花費幾千億元的代價和巨大的犧牲,提出建設三線戰略工業基地。就這樣,沉睡的深山戈壁被喚醒,大批工廠從一線遷往三線。在準備打仗的特定形勢下,這里成為理想的戰略后方。

        汽車是重要的軍事后勤裝備,自然是重要的“三線”建設項目。毛澤東也再次提出建設二汽的問題,一機部部長段君毅得到指示后,就指定時任一汽廠長的饒斌負責籌建。1965年,第二汽車廠的建設項目正式列入國家發展第三個五年計劃。同年12月,一機部正式任命了二汽建設五人領導小組,這五個人是:饒斌、齊抗、張慶梓、李子政和陳祖濤。

        1966年10月,中共湖北省委決定成立“第二汽車制造廠籌備處”臨時黨委,饒斌任書記,齊抗、張慶梓、李子政和陳祖濤四個人任臨時黨委成員。這樣,二汽建設的核心層正式成立,跌宕起伏的二汽建設項目又開始啟動了。

        二汽與十堰:一個企業如何帶動一座城市

        對于選址,當時中央對“三線”工廠的布局要求是“靠山、分散、隱蔽”的六字方針。經過黨中央最高領導層決策,二汽選址的重心從湖南、四川移向了位于大巴山和秦嶺交會的湖北、陜西一帶。

        “經過反復勘探和綜合分析,廠址初步定在湖北鄖陽地區一個有近百戶居民叫十堰的小鎮。這是一個在政治局勢和科學生產之間平衡較好的方案。廠房分別建在該地區40多條高差150米左右的山溝里,能隱蔽,即將建設的鐵路由此通過,交通方便。

        1966年10月,一機部牽頭在老營召開了二汽選址現場會議,一機部副部長白堅主持會議。會議上,一些意見提出二汽要進大山,進深溝,進山洞,車間與車間距離不小于1000米,建筑群面積不超過20000平方米,要炸不垮,打不爛。“這種想法在那時是最時髦的。但如果按照這種想法做,那就不是建設現代化的汽車廠,而是建設汽車作坊。”陳祖濤認為。

        經過會上20天的爭論,十堰方案以占壓倒優勢獲得通過。《老營現場會議紀要》正式以一機部的意見上報國家,1967年2月,一機部正式下文批準。

        從一汽越野車分廠調到二汽任傳動軸廠籌備組負責人的陳玄德當年參加了老營會議。他回憶說:“老營會議是二汽建廠史中的一次重要會議,將二汽的廠址確定為十堰地區,為二汽后來在三線企業中成為佼佼者打下基礎。”

        在陳玄德看來,將二汽廠址定在十堰地區,是相對較好的方案。

        1967年4月1日,在十堰的爐子溝正式舉行了二汽開工典禮。從此在中國工業建設的序列里,出現了“第二汽車制造廠”。

        1967年、1968年,二汽先后出現了“東、西方案之爭”和“南北之爭”。有人說廠址不符合戰備的要求,是“小隱蔽大暴露”,有人要求將廠址東移到襄樊或是谷城。

        1968年11月19日,周恩來總理指示,“二汽就在湖北鄖縣十堰地區建設”。這樣,關于二汽的廠址之爭,才算塵埃落定。1969年1月9日,鄖陽軍分區召開了建設二汽現場會,這實際上是第二次開工典禮。1969年是二汽的建廠年。

        1992年,二汽更名為東風汽車公司,先后在襄樊、武漢等地建立起生產基地,同時與雷諾、日產等跨國公司進行了全面合資。

        對于一個日益國際化的汽車企業而言,深居大山的“東風”不得不面臨新的選擇。2003年,東風公司總部正式遷移到武漢,在十堰則成立東風公司十堰管理部。

        從避開城市到建城

        和二汽一起長大的,是一個城市。如今的十堰再也看不到當初荒野山溝的痕跡。楊廷新指著自己身后的房子說,當年旁邊沒有像樣的建筑物。

        上世紀70年代初,十堰沒有學校、商場、醫院等生活服務設施。當時,每到星期天,家家戶戶都自己用手捏煤球,或到山上砍柴。

        為安定人心,城市建設作為保障二汽建設的大事被提上日程。1967年,國家為建設第二汽車制造廠,設立了鄖縣十堰辦事處,1969年12月經國務院批準成立十堰市,1973年升格為省轄市。十堰市、二汽實行“市廠合一”,當時二汽的廠領導,就是十堰市的黨政領導。

        1972年年底,十堰正式成立了城市規劃領導小組。十堰市建委主任張萬祥帶隊到一機部、國家計委匯報,為城市建設爭取到了特殊政策和1000多萬元的建設資金。十堰市政府想方設法,建立較為完善的生活設施,解除了幾萬二汽人的后顧之憂。而企業利用自己的優勢向十堰市和周圍地區擴散汽車零部件生產,幫助他們建立自己的汽車零部件工業,增強經濟實力。

        1982年,二汽和十堰市實現了政企分開。楊廷新的身份也隨之發生了變化,他的人事關系到了十堰市交通局。不過,他與二汽之間的關系難以割舍,幾個子女仍然在東風汽車公司就職。

        上世紀90年代,原十堰市和鄖陽地區合并,成立新的十堰市,昔日的深山小鎮發展為百里汽車城。“當年在山區建設是為了避開城市,但幾十萬人生活的現實又逼著我們重新建設城市。”陳祖濤感慨。

      責任編輯: 袁展
      方針政策權威發布,網上問政快速回應,最新資訊隨時掌握。
      十堰發布
      • 歡迎關注十堰政府網官方微信“十堰發布”
      • ① 打開微信——發現——掃一掃,掃描左側的微信二維碼關注。
      • ② 打開微信——通訊錄——右上角“添加”,搜索“十堰發布”“syfb0719”關注。
      女人肌肌让男人桶